和同事在仓库中

类型:地区:发布:2020-12-03

和同事在仓库中 剧情介绍

和同事在仓库中审讯由王迎香主持,和同彭忠良旁听。王迎香逼问徐寅初在哪,和同林静在哪,他们的计划是什么,马天成真是无可奈何,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哪儿。马天成只知道徐让他去炸油料库,又问摩羯星到底是谁,马天成说肯定不是刘克豪,但他确实不知道是谁,因为只有徐一个人和他接触过。彭忠良边听边给王迎香倒了杯水。王迎香又问当年昆明街监狱到底发生了什么,马天成只知道李乐群不是叛徒,其它都不太清楚,马天成欲言又止。王迎香审问着突然晕睡在桌子上,马天成怀疑是对的,彭忠良就是摩羯星,彭忠良杀了了马天成,又在自己胳膊上划伤,擦掉指纹,印上王迎香的指纹。王迎香醒来发现彭忠良陷害自己,彭忠良下令关押王迎香。谢书记来到沈阳和彭忠良、李露、侯刚开会,李露怎么也不相信王迎香会是摩羯星,两夫妻就以前过往的事实争论起来。谢书记听着这一切终于打断,命令彭忠良停止一切工作,戒掉毒瘾。彭忠良办公室里和李露大吵,指责他牺牲夫妻情份,李露实在忍不住,问在汽车里指证交通站的人到底是不是彭忠良,彭忠良一口咬定就是刘克豪。1号再次来电,秘报林静和刘克豪会在火车站出现,彭忠良没有通知谢书记,想在交出工作之前捉住刘克豪,并下令如果刘反抗就地击毙。火车站,林静焦急的等待着,刘克豪一直没出现,彭忠良意识到不对,于是下令抓林静,但还是让林静跑了。刘克豪没有去火车站而是潜入彭忠良的办公室想搜索证据。毒品、运往朝鲜的物资清单,微缩胶卷都被刘克豪找到,彭忠良企图枪杀刘克豪,被刘抢下枪,彭忠良更妄图要栽赃刘克豪。刘克豪打消了彭忠良侥幸的心理,告诉他领导只会相信事实。彭忠良意识到这是一个用来抓住他的陷阱,不过为时已晚。原来早在刘克豪意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自己就是摩羯星的时候就向谢书记汇报过想将计就计,谢书记没同意,不想他冒这个险。直到刘克豪被关押,谢书记来沈阳两人才商量就按计划行事,找出真正的摩羯星。办公室里,刘克豪希望彭忠良能说出徐寅初的真正计划是什么,彭忠良毒瘾又犯,汗如雨下,连根火柴都点不着。彭忠良一个有自己信仰的老革命现在居然成为一个叛徒,彭忠良袒露心扉,自己也不想成为这样。可他真的不知道徐寅初的计划是什么,因为徐只相信自己。彭忠良求刘克豪给自己一个机会,泪流满面,要痛改前非,但突然拿起一把匕首刺向刘克豪,刘开枪打伤了他的腿。这一枪两人心里都明白了谁也改变不了谁了。刘克豪拿着证据离开。彭忠良爬上楼顶,坐在红旗下,独自看着旭日东升回想着在沈阳监狱里的酷刑,徐寅初的笑脸,把欲要抽的香烟全部弄碎。

孟天许又问孟天慕,仓库以孟五德堂的名义给反日后援会捐款一千万元建立的伤亡士兵基金是否应该拿钱出来给燕老先生养老送终啊?孟天慕说,仓库我得去市政委员会过问一下这件事。曹大欢建议只剩一只胳膊的孟天成领一笔钱复员回家。可孟天成说,已经衔国防部之命,重新组建暂编78师,继续驻防叙府,严防共党势力滋事。孟天成去看望了燕伯卿,和同将自己获得的勋章、勋刀和小半箱钞票全都奉给燕伯卿,谎称说都是燕家成战场立功所得。

和同事在仓库中

觊觎汤浚川总管一职的裴二娃,仓库将当年孟天成亲生父母惨死的旧事透露给了孟天成。孟天成闻知果然大怒,仓库汤浚川一脸淡定道,先领孟天成去他父母坟上祭奠,再与宛如一番话别,随后饮胆水自尽。宛如哀恸不已,而裴二娃则遭孟府上下人等唾弃,丧家犬一般灰溜溜地回了乡下。由南京开会回来的孟天慕高调宣称,和同在自流井开展了一场风风火火的反贪腐运动,各级官员均要受到调查和审理。天运接到上级命令,仓库要求尽快安排电报通讯,仓库并要求文一佳与赵国梁假结婚,引人耳目。经过一番设计,孟天运与赵国梁当着孟天慕的面争吵一架。缘由就是赵国梁要求离开天下滋味,他要娶文一佳,要和文一佳一起经营天香酱园。孟天运非常气恼,赵国梁与文一佳吹吹打打成了亲,离开天下滋味进了天香酱园。真假无所谓,只要能和文一佳在一起,赵国梁心满意足。

和同事在仓库中

孟若因回到自流井后一直深居简出,和同终日守在警备司令部电讯股的电台前。从天慕嘴里得知了三娘水香如今的状况,孟若因决定去看她。文一佳与若因日渐熟络,仓库顺势直插孟若因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仓库她说,孟天运一直没有忘了她。孟天慕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警备司令部,尤其机密情报的传送也尽皆交由孟若因收发。上级密报到了,告知丁一轩三天后将以曾肃的化名来到自流井。孟天运欲将策反若因,经过文一佳的精心设计,孟若因在天香酱园后堂与等候在此的孟天运相遇。

和同事在仓库中

丁一轩入主曾万盛盐号,和同正式开展工作。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川北菜的厨师康三竟然就是当年稻粱谋饭庄的二灶锅儿匠,丁一轩身份很快暴露。

警备司令部的便衣将丁一轩密捕。孟天运得知丁一轩被捕,仓库大惊之下,仓库立即通知夏楷和赵国栋,准备劫狱救人!而孟若因意外,获悉被密捕的丁一轩根本没在警备司令部,而是已经押往重庆,她猛然意识到,孟天慕已经设置了一个巨大的陷阱,正等着二哥孟天运他们往里跳。她再也坐不住,借口头痛,告假离去。面对孟若因带来的绝密消息,孟天运通过魏菜刀迅疾向上级做了报告并让赵国梁冒险进入竹海,通知夏楷取消当夜就要执行的劫狱行动。但赵国梁的竹海之行引起了孟天慕的注意,他怀疑自己早先对此人的判断错了,于是开始安排手下监视。随后孟天运得到上级密报,知道了丁一轩被捕真相并已身在重庆白公馆的事实。上级要他担负起川南特委的领导工作,工作重心依然是保护盐场,迎接解放。刑警队接到报案,和同又发现被焚烧过的尸块。

警员周子安在朗星的指导下,仓库通过从死者体内取出的硅胶型号,查明了死者的身份,使案件有了很大进展。朗空的同事、和同乔华明的儿子乔梓坤对朗空的妹妹朗月一见钟情,被朗月拒绝。

仓库丁哲办案过程中被夜总会保安打伤。朗星带领队员到乔华波情人、和同被害人朱桃老家了解情况,一时没有结果。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